爱上程序员,ITer免费的婚恋交友应用

IT日报(2014/07/28)

技术篇

关于设计的书似乎已经有很多了,总以为自己缺少的是对于色彩的理解,重新看了下《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发现原来不是这样子的。编程需要不断地实践,设计也需要不断地实践,而色彩在这过程中也是如此。工作时,我们对一段代码不满意的时候,我们会对他进行重构、重写,像打磨一件艺术器一样。最近正在听公司的关于Ruby Workshop,和Java一样作为我厂的两大阵营。遗憾的是我在这两个阵营之外,作为一个经常写Javascript的Pythoner。其实今天我是想吐槽Ruby这门语言,作为一个Ruby的门外汉(写过很多Ruby代码,但是不觉得能写好)。

目前,StackOverflow(准确的说应该是StackExchange)已经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网站群,有120个网站,每月新增三四个;550万用户;920万问题,1600万答案;每月浏览数超过5亿,排名世界53名上下。每年仍在倍增。

在大规模互联网应用中,负载均衡设备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点,源于互联网应用的高并发和大流量的冲击压力,我们通常会在服务端部署多个无状态的应用服务器和若干有状态的存储服务器(数据库、缓存等等)。负载均衡可以采用硬件设备,也可以采用软件负载。商用硬件负载设备成本通常较高(一台几十万上百万很正常),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采用软负载,软负载解决的两个核心问题是:选谁、转发,其中最著名的是LVS(Linux Virtual Server)。

花半个小时看了一下Swift的文档,很开心地发现不需要学习它的语法,各位熟悉ruby语法的程序员就算不看文档,阅读swift代码也应该毫无压力,如果你之前熟悉apple framework的各种api,那就赶紧转移到swift开发ios应用吧,因为终于可以抛弃Objective C这个上世纪的语言了 :)

本文介绍基于Android的手机恶意软件,是一个基础性的介绍,给新入门的人提供一个分析和工具指引。要分析的木马是一个2013年的syssecApp.apk,这个木马的分析能对Android恶意软件有个大概了解。

值得一读

他种有机蔬菜、他搞全景摄影、他自己设计制作硬件产品,他还是个程序员,并以此为生。罗晨,他是Markdown编辑器Mou的作者,他就是一位生活在农场上的独立开发者。提起我们这个时代的码农们,人们联想到最多的是“加班”、”赶进度“、“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好像这些是和编程密不可分的衍生品。然而,在罗晨身上我们看到另外一种可能性,我们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现实。

不过淘汰下来的旧手机除了落灰也可以干点别的。特拉维夫一个小团队开发的 Android 应用 Salient Eye 可以将手机改造成防盗报警系统。Salient Eye 用起来很简单,你在出门前点一下启动按钮,将手机背后的摄像头对着需要监控的区域即可。它会持续录制并分析自己看到的画面,在画面静止 30 秒以后进入监控状态。

不要激动,他的故事你学不来。所谓码农就是IT代码农民工的简称,前一个月码农哥从互联网行业直接跳入苦脏累的餐饮行业, 在开业之前码农哥曾写了一篇文章叫《十年码农自述:我为什么辞职卖凉皮》, 此篇文章已经iheima社区首发就被10多家媒体转载,其实码农哥想表达的主题思想是想做出好的产品需要傻子思维, 聪明人容易自认为聪明,所以他会把一个问题复杂化,认为需要思考的东西才有价值,因为他们最喜欢有智商挑战的东西,但是往往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要激动,他的故事你学不来。今年5月份,码农哥的一篇《十年码农自述:我为什么辞职卖凉皮》文章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位码农哥放弃了在互联网行业年薪50万的工作,而直接跳转到了苦脏累的餐饮行业,开始做凉皮、肉夹馍的生意,每天骑着筋斗云电动车在中关村送外卖。相信很多人对他的这种做法都很难理解。码农哥自己也在微博中也说到,有很多人质疑自己的产品,但是他希望能用产品来讲话,比如,现在很多用户都被这款咖喱凉皮独有的味道吸引。在外卖第一天,不到一个小时凉皮就被秒杀完了,而肉夹馍,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说不好吃。

读书篇

对于我来说,判断一本“经典”好书的标准,除了阅读当时的“震撼”之外, 还有是不是会不时回去再翻阅,是不是会不时想起书中的一些论述。 这本书就完全契合我对“经典”好书的标准。另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大意说,好的广告贩卖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一种精神,生活状态,或者文化。这就是一本让你了解unix世界的精神,生活状态和文化的书。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本了,就是它!

 

 

 

 

 

john

关注IT从业者的生存现状,做他们的访谈,写他们的故事